愛尚小說網->玄幻->大主宰->章節

第一千六十八章 強勢而來

熱門推薦:人皇紀天下第九神醫凰后透視醫圣至尊重生逆天邪神詭秘之主遮天三界紅包群

“不知天高地厚...”

龍臂至尊那淡淡的評價聲音在這廣場上空傳蕩開來,竟是直接蓋過了那漫天的竊竊私語聲,同時也是引得廣場為之一靜。

無數人的眼神,都是有點古怪,特別是那些大羅天域的老牌人馬,更是面色有點不悅,雖說你龍臂至尊實力強橫,名聲響亮,但牧塵怎么說都對大羅天域有著大功,在那大狩獵戰中,若非是牧塵的緣故,曼荼羅不僅無法突破到上位地至尊,說不得最后神閣得逞,他們大羅天域都是無法再存在于北界之中。

這般功勞,幾乎是對于任何一位大羅天域的人來說都是一份恩情,所以在以往的時候,就算是三皇在面對著牧塵時,都會保持一些客氣,并不以他的年輕而有所輕視。

所以,當他們在聽見龍臂至尊竟然如此對待牧塵時,還不待牧塵自己動怒,他們便是有些不高興起來。

“龍臂至尊,你雖然早北界成名頗早,不過對于我大羅天域而言,你畢竟只是新人罷了,你眼下因為我們大羅天域的強盛而來,但卻莫要忘記了,這種強盛之下,牧塵卻是有著大功的。”那早就看龍臂至尊二人不太順眼的修羅王率先開口,淡淡的道。

“呵呵,凡事也得有先來后到,倚老賣老,在我們大羅天域可是行不通的。”裂山王也是咧嘴嗤笑了一聲,道。

其余那些血鷹王等老牌諸王頓時紛紛附和,唯有著那些新王面面相覷,并未插入這等爭執之中,免得到時候還會得罪龍臂至尊二人,畢竟這兩人今日之后,便是將會封皇,成為大羅天域中頂梁柱般的存在。

那龍臂至尊與枯老人見到這些老牌諸王竟然在此時紛紛斥責他們,一時間也是愣了愣,旋即面色就變得有些不太好看起來。

他們乃是早早成名于北界的強者,自然是心高氣傲,顯然會對牧塵那般不客氣,那是因為他們打心底就未曾真正的看得起過牧塵,畢竟后者太過的年輕,雖然不知道在那大狩獵戰中這小子究竟走什么運氣立了大功,從而使得域主對于他極為的照拂,但這種依靠關系得來的庇護,他們反而是相當不屑的。

所以,在一見到牧塵出面,竟然就打算也是爭奪他們看中的新皇之位時,龍臂至尊方才直接出言訓斥,但他們顯然也有點低估牧塵在大羅天域中的聲望,所以這一句話出來,就有點捅馬蜂窩的味道。

不過,還不待這龍臂至尊二人開口說什么,那居于上方的天鷲皇與靈瞳皇也是開口說道:“牧王與九幽王對我們大羅天域有著大功,而眼下兩位也尚還未真正封皇,你們的身份與他們相當,所以還望勿要太過無禮。”

天鷲皇與靈瞳皇早就對龍臂至尊,枯老人有意見,眼下瞧得他們被群起攻之,自然是毫不猶豫的落井下石。

而對于天鷲皇與靈瞳皇的叱責,就連那素來睡眼惺忪的睡皇,都是笑瞇瞇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可。

龍臂至尊與枯老人的面龐則是在此時變得青白交替起來,他們顯然沒想到這不過是一句話而已,竟然會引得群起激憤。

原本以他們的實力與聲望,要叱責牧塵這么一個年輕小輩,那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但哪料到竟然變成這樣...

他們面色難看的對視一眼,然后目光看向了高居王座之上的曼荼羅,試圖想要后者說點什么,然而曼荼羅依舊是猶如假寐一般,并沒有要開口的跡象,但同樣的,也并沒有阻止天鷲皇他們。

而見到曼荼羅這般視而不見般的態度,龍臂至尊與枯老人心頭便是一沉,他們似乎是遠遠低估了牧塵的能耐,因為眼下的曼荼羅,竟然寧愿讓得他們這兩位九品至尊被群攻,也沒有要表露一點支持的跡象,這說明什么不言而喻,在這位域主的心中,他們的地位,恐怕尚還及不上牧塵。

想到此處,兩人面色也是陣陣清白交替,雖然心中感到極其的不服氣,但最終還是強行忍耐了下來,仰頭看向高空上凌空而立的牧塵與九幽,強笑道:“此事倒是本尊疏忽了,還望牧王莫往心里面去。”

到了這種時候,這龍臂至尊與枯老人心中再如何的不爽,也是只能強行服軟,免得到時候引來更多的叱責,反而丟光面子。

天空上,牧塵瞧得這群起激憤般的局面,最開始也是有些愕然,旋即便是笑著搖了搖頭,看來如今大羅天域內部,的確比起以往要更為的精彩,同時也更為的混亂,這龍臂至尊與枯老人雖說是有點觸到他的霉頭,但顯然他們應該是早就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這件事情,只是一個引子罷了。

“真是倒霉的家伙...”

牧塵在心中嘀咕了一聲,旋即面帶笑容的搖了搖頭,示意并不在意,接著他含笑道:“既然域主說了,這兩席新皇之位,任何人都可挑戰,那不知道我二人,是否也在此列?”

王座之上,曼荼羅終是再度睜開了金色眸子,她看了看牧塵,金光涌動,旋即她那精致的小臉上便是有著一抹似笑非笑的神色浮現出來。

雖然牧塵與九幽都是掩蓋了自身的靈力波動,但實力強橫如她,自然是一眼就能夠看出兩人如今的實力。

“可。”于是,她點點頭,說道。

廣場之中,則是再度因此而嘩然起來,不過這一次,就連修羅王等人都是眉頭皺了起來,他們沒想到,牧塵與九幽竟然還真的是想和龍臂至尊,枯老人爭奪那兩席新皇的位置。

可龍臂至尊與枯老人都是初入九品的可怕實力啊,就算是天鷲皇與靈瞳皇,都只能說是與他們相當而已。

他們也是知道,牧塵與九幽離開的這一年,想來實力應該會有所提升,可他們離開的時候,九幽尚未達到七品,牧塵更是只有六品至尊的實力,這一年時間,提升一品,應該也就是極限了吧?

可即便如此,若是遇見那龍臂至尊與枯老人,也是毫無勝算。

那龍臂至尊與枯老人目光也是在此時微微閃爍了一下,旋即不在多說什么,只是那唇角,都是有著一抹難以察覺的嘲諷弧度掀起。

這牧塵與九幽在大羅天域內聲望不低,若是正常手段,或許龍臂至尊與枯老人還真是沒辦法將先前的場子找回來,但現在若是這兩個家伙要自己的撞上來,那可就真是送上門來找羞辱了...

他們倒是要來看看,待會這兩個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家伙慘敗在他們手中后,他們那種聲望,還禁得起丟幾次?

“牧王,九幽王,爭奪皇位并非易事,你二人可得慎重。”天鷲皇也是面色鄭重的提醒道,他雖然感覺到牧塵二人周身的靈力波動極為的晦澀,但出于正常的心態考量,他根本就沒想過牧塵兩人的實力會提升到什么可怕的程度去。

“多謝天鷲皇提醒。”牧塵笑著應了一聲,但卻并沒有要收回念頭的跡象。

天鷲皇見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疑惑之色,他能夠從牧塵的聲音中感應到一種自信,而憑借他對牧塵的了解來看,后者雖然年輕,但卻頗為的穩重,若非是十拿九穩的事情,應該不會冒險,難道說,這個家伙,又獲得了什么厲害的手段,能夠與初入九品的頂尖強者抗衡不成?

一想到牧塵那靈陣師以及戰陣師的種種底牌,天鷲皇方才放松了一些擔心,希望牧塵,真的是有著一些把握吧,不然在這種場合自取其辱的話,真的會對九幽宮的名聲造成極大的打擊。

“呵呵,既然兩位執意如此的話,那老夫就只能以大欺小一次了...”那身軀枯瘦的枯老人聲音嘶啞的笑了笑,旋即他身形一閃,直接是出現在了廣場中一座巨大的石臺上,眼神戲謔的望向天空上的兩人。

“不知道你們誰要來挑戰老夫?若是老夫輸了,這新皇位置,必不沾染。”

廣場之上,無數道目光唰的一聲便是投向了牧塵與九幽,那些目光之中,有著期待,也有著疑惑,自然不乏一些幸災樂禍。

“【愛尚小說 更新快】早就聽聞枯老人的大名,今日就讓我來討教一番吧。”

在那漫天目光注視中,九幽展顏一笑,嬌軀一動,出現在了那枯老人前方,美目之中,似乎是有著火焰在點點燃燒。

那是灼熱的戰意。

在那神海空間內苦修兩年,借助著不死鳥傳承精血以及不死鳥獸尊的指點,九幽的實力突飛猛進,而現在,她正好需要一個勢均力敵的對手,來印證她的提升,而這枯老人,顯然就是最好的對象。

枯老人漫不經心的望著九幽,旋即眉頭微微皺了皺,在如今接近的情況下, 他方才察覺到,九幽周身靈力仿佛被深深的內斂,竟然沒有絲毫外溢。

“你隱藏了靈力?”枯老人有些驚疑的問道。

九幽嫣然一笑,也不答話,只是一步踏出,下一瞬間,那壓抑在她體內的可怕靈力,終于是猶如火山一般瘋狂的噴薄而出,頓時間,天地震動,浩瀚的靈力遮天蔽日的席卷開來,一股可怕的靈力威壓,也是自九幽的體內,爆發而起。

廣場之上,無數道目光驚駭欲絕的望著那一道高挑纖細的倩影,特別是修羅王等人,更是眼睛都仿佛凸了出來。

天鷲皇,靈瞳皇的面色也是在此時忍不住的劇變,他們震動的望著九幽的身影,最后深吸了一口氣,有些難以置信的喃喃道:“她...她竟然也是突破到了九品至尊?!”

...

...

相鄰小說:很純很曖昧前傳重生之我是曹操玩美房東斗羅大陸II絕世唐門超級優盤空間武氣凌天靈舟少年醫仙我家后院是異界悍戚
彩票开奖天津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