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飛劍問道->章節

第二十二篇 第六章 心魔深種

熱門推薦:至尊重生不滅龍帝神醫凰后詭秘之主人皇紀透視醫圣遮天絕世藥神逆天邪神天下第九

“誰都不會強迫你。”秦云喝著酒,平靜的很。

余孤峰此刻卻震驚的很。

“我心中感激的那位乞丐前輩,竟然是金仙大能‘長眉道人’變化而成,是故意給我的機緣。”余孤峰暗道,“如秦劍仙說的,我最近百余年的三重大劫,竟然也是太上劍修一脈給我的考驗?”

說是考驗。

實際上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

“我經歷的三重劫數,差點就真死了。若是死了,怕就是沒通過太上劍修一脈的考驗吧。”余孤峰倒也沒怨氣,“傳說中,太上劍修一脈選傳人極為苛刻,道不輕傳,設下考驗也是正常。我若是沒有今日成就,秦劍仙怕也不會主動來收我為徒。”

“我該選哪一邊呢?”

“秦劍仙是三界第一劍仙,可他是散仙,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會身死。而且他所創的劍修法門,也沒聽說誰修煉過。說不定我修煉了,都成不了天仙。”余孤峰思索著,“而太上劍修一脈,乃太上道祖所創,靠山也夠硬。而且也有不止一位借此法門成為金仙大能。雖說太上劍修一脈的金仙,實力都遠不如秦劍仙,可終究是一條坦途。”

秦云在飲酒,又提醒了一句:“太上劍修一脈弟子不少,而我這劍修一脈你若是拜師,才是第二個弟子。”

“秦劍仙所創劍修一脈,應該還沒傳人修煉過吧?”老者笑道,“不過我相信,秦劍仙這劍修一脈,定能開枝散葉,成為三界一大派。”

秦云卻懶得再多說。

收徒本就是你情我愿的,若是弟子不愿,他也不會強求。

“秦劍仙。”

余孤峰恭敬萬分,“小子聽聞秦劍仙的傳說,仰慕崇拜,做夢都想拜在秦劍仙門下。只是今日小子才知道,我感激的那位乞丐前輩,竟然就是太上劍修一脈的前輩。我之前所得劍術絕學,竟然也是太上劍修一脈前輩所傳,他是我最感激的恩人,沒有他也沒有我今日,他既然愿意收我入太上劍修門下,我也無法拒絕。還請秦劍仙原諒小子的無禮。”

余孤峰說著恭敬行禮。

他是怕因此得罪了秦劍仙,所以盡量說的委婉些。

他倒是小瞧了秦云,收徒不成,秦云又豈會因此小心眼,記恨一個小輩【愛尚小說 更新快】?

一旁伊蕭看向身側秦云,秦云倒是平靜放下酒杯,看了眼余孤峰,微微點頭:“既然你選擇太上劍修一脈,只能說你我無緣了,蕭蕭,我們走。”

秦云當即起身,一旁伊蕭、卞寒玉也起身。

“秦劍仙。”一旁老者卻微微行禮,傳音道,“這個余孤峰,的確是我太上劍修一脈早就暗中栽培的,所以長眉這次才厚顏開口,還請秦劍仙大人大量。”

秦云看了他一眼。

這老者又繼續傳音道:“還有一事稟報秦劍仙,秦劍仙旁邊這位卞寒玉,我太上劍修一脈也曾經看中過,覺得資質悟性極好,只是后來考驗時才發現,她心魔深種,渡天仙之劫怕都沒把握。修行路她走不了多遠。秦劍仙若是要教她修行,可得小心她的心魔。”

“我秦云怎么教徒弟,還用你說?”秦云冷哼一聲。

老者頓時臉色一白,連恭敬:“我別無他意。”

“別無他意?”

秦云冷哼一揮手,“回你的洞府,好好想想去吧!”

這老者只感覺一股恐怖波動席卷而來。

“他怎么敢”

跟著就感覺時空扭曲。

眼前場景恢復正常時,他卻一個狗吃屎跌落在自家洞府的門口,跌的一臉的泥土,余孤峰倒是站的好好的,看著一身泥土的長眉老者,都不敢吭聲。

這洞府正門處的兩名童子都有些驚愕:“師父。”

長眉老者連站了起來,身上泥土都消失,他臉色卻冰冷。

“你們先帶這位師弟住下。”長眉老者吩咐道。

“是,師父。”兩名童子恭敬道,立即去帶余孤峰去安排住的地方。

長眉老者卻是站在洞府門口,臉色鐵青,暗道:“好一個秦云,搶徒弟搶到我太上一脈了。真以為你自創的劍修一脈能和我太上劍修一脈能比?”

“長眉師弟,你這次莽撞了!”一道聲音透過遙遠的虛空,在長眉老者耳邊響起,“你不該挑釁的,挑釁的還是一位半步天道境強者。若是你挑釁的是魔道強者,或是脾氣邪異的,怕是一巴掌拍死你了。”

“我等都是道家三清門下,我也沒說什么。”長眉老者傳音道,“而且他收的那個卞寒玉的確心魔深種,天仙劫怕都是度不過。”

“長眉,你這脾氣啊,也就是秦劍仙是我道家高人才不和你多計較的。”

……

天界,雷嘯山。

秦云夫婦帶著徒弟卞寒玉回來了。

“那長眉說你心魔深種,對你修行有礙。”秦云坐下,看著一旁站著的卞寒玉,“說說你的心魔吧。”

“心魔?”卞寒玉微微一愣。

伊蕭坐在秦云身旁,也笑道:“在你師尊面前,無需隱瞞。”

卞寒玉站在那,神情都有些恍惚,隨即才低聲道:“是,弟子的確有一心魔。師尊不說,弟子自己都快忘了!”

“弟子年少時,在方圓百里內都難尋對手,后來離開了家鄉,在外闖蕩磨礪自身……可當數年后,游歷歸來時,才發現弟子的親人,還有那些下人們、周圍的佃戶們全部死光了。那一具具尸體在弟子面前……”卞寒玉低聲道,“弟子所有的親人,熟悉的阿伯嬸嬸們,都死了,全部死了。”

“一百零三條人命。”

“弟子發呆了好幾天,和那些尸體在一起好幾天,而后才一一安葬了他們。”

“至少有三十年,都經常夢到那些尸體。”

卞寒玉低聲道,“弟子拼命修煉,就是想要報仇,就仿佛一瘋子。”

秦云和伊蕭在一旁聽著。

“后來弟子境界越來越高,在不惜代價下,終于查出來了。”卞寒玉嗤笑道,“兇手是混沌神魔,名叫‘虞呲’,是古老的大能者。弟子不知道我的家人們怎么得罪了他。可一位古老的大能滅殺些許凡俗,又能算什么呢?”

“弟子都覺得,之前發誓要報仇是何等的可笑。”卞寒玉說道,“弟子早就放棄了,原來不知不覺它已經成了我的心魔了。”

“這是你修行的執念,也是最大的仇恨。怎么可能忘?”秦云說道,“虞呲,是混沌中誕生的一位神魔,是頂尖大能。這些古老混沌神魔,不少都是將三界當做獵場,將三界生靈當做獵物食物。這‘虞呲’喜吞食魂魄,路過你家鄉,聞到美味魂魄味道,便一口吞了你家鄉一百零三口的魂魄,就像是人類隨意吃一口零食罷了。”

“喜食魂魄?”卞寒玉難以置信,“他就因為想要吃,就……”

“想吃,于是就吃了。”秦云點頭。

“如此魔頭,三界大能就看他為惡?”卞寒玉忍不住道。

秦云搖頭:“很多事你都不懂。”

卞寒玉沉默。

“走。”秦云起身。

“走?”卞寒玉疑惑看著秦云。

“跟我走,去殺虞呲。”秦云說道。

卞寒玉眼睛一下子瞪得滾圓,曾經她以為她都忘了,曾經她認為她的誓言是笑話!可當秦云說出‘跟我走,去殺虞呲’,她這一刻卻感覺全身血液在沸騰,腦海在轟鳴,她這五百年從未有這一刻,如此的激動,如此的渴望。

殺敵!殺敵!

相鄰小說:緣起戀浮生三明教練盜墓奇門鬼道天書無窮重阻六跡之大荒祭封魔神禁拔槍帝御仙魔詭案實錄
彩票开奖天津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