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章節

第四百九十章 我信

上一頁      章節列表      下一頁

熱門推薦:

“呼言道友,我們跟上去。”韓立心中一動,當即傳音給呼言道人道。

“怎么,你發現什么了?”呼言一怔,有些猶豫的說道。

這種狀況下,主動跟隨他人的話,很容易會被當做不懷好意和挑釁。

而目前,他還不想招惹洛青海這只老狐貍。

事實上,百里炎早在很多年之前,就曾跟他說起過,洛青海看似處處與人為善,但實際上心中最是計較,寧可得罪齊天霄這個伏凌宗主,都別招惹他。

“我懷疑洛青海的弟子瞳力特殊,能夠發現太乙殿方位,不過并不能確定。但從洛青海的舉動來看,他們二人必有什么古怪。”韓立解釋道。

“以那老狐貍的脾性,讓其他人先去以身試險才是正常,像這樣主動深入迷霧,的確頗為可疑……就依你所言,我們先跟上他們。”呼言道人想了想,下定了決心的說道。

韓立兩人身形一動,當即身形一晃的沒入了白霧之中,遠遠跟了上去。

歐陽奎山看了一眼那名同出燭龍道的金發男子,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朝著偏左的另一個方向,飛馳而去。

南黎族兩人也不再停留,尋了一個方向飛掠而去。

不多時,一同進來的十人,只剩下封天都與齊天霄兩人還留在原地。

二人目送著其他人一個接著一個離去,面色如常,也沒有說話。

“差不多了,我們也跟上去吧。”片刻之后,封天都忽然開口說道。

而后,其手掌一揮,一層黑色光膜將他與齊天霄籠罩了進去,繼而朝著韓立飛走的方向,追尋了過去。

迷霧深處,洛青海與弟子南柯夢二人始終保持著勻速,朝著前方飛去。

忽然,南柯夢停下身來,往身后迷霧中看了片刻,開口說道:“大宮主,后面有人跟上來了……”

“呵呵,這不奇怪。說說,跟上來的是誰?”洛青海笑了笑,問道。

“所有人。”南柯夢眉頭微蹙,說道。

聽到這個答案,洛青海不禁一窒,繼而露出一抹嘲諷笑意。

“離我們最近的是真焰宗的那一老一少二人,燭龍道和南黎族的都選擇了繞路,但事實上還是跟著我們的軌跡在移動,伏凌宗他們倒是離得較遠,似乎……似乎是跟著真焰宗那兩人。”南柯夢回頭目光一掃過后,詳細的說道。

“什么狗屁真焰宗,那黑須老者就是燭龍道的呼言道人,至于跟在他身邊的那個黝黑漢子倒是有幾分古怪,我記憶里似乎咱北寒仙域沒這號人物……這小子就像是石頭里突然蹦出來的,一時間我倒看不出根腳。”洛青海笑罵了一句,繼而又蹙眉說道。

“那我們該怎么辦?”南柯夢秀眉一挑,問道。

“太乙丹成丹在即,沒時間跟他們耗了,我們走。”洛青海面色一凝,說道。

說罷,他雙手一掐法訣,身上水藍光芒蕩漾而起,將南柯夢也包裹了進去。

只聽“噗”的一聲輕響。

他們兩人的身影就瞬間化作一片七彩泡沫,消散在了霧氣之中。

片刻之后,韓立與呼言道人的身影疾馳而來,懸停在了這片區域中。

“怎么回事?”呼言道人沉聲道。

“怪不得他們不懼我們跟隨,看來是早有后手。”韓立神色不變,緩緩說道。

“這只老狐貍,這下倒好,咱們倆又成沒頭蒼蠅了……”呼言道人嘆道。

“無妨,我還有一法可試,只是需要你釋放靈域,替我掩藏片刻。”韓立猶豫片刻,開口說道。

“好。你盡管嘗試。”呼言道人神色一正,忙說道。

說罷,其身上赤紅光芒一閃,一層火焰靈域立即撐了開來,將方圓數百丈的范圍遮蔽了進去。

“范圍不能再大了,否則老夫也不能保證完全遮蔽你的施法波動。”呼言道人解釋道。

“嗯,這樣就可以了。再大的話,反而容易引起其他人注視。”韓立點了點頭道。

說罷,他雙手在身前一陣掐訣,背后金光涌動,真言寶輪浮現而出。

看著那光芒熠熠的金色寶輪上,浮現而出的密集道紋,感受著從其上傳來強烈的時間法則波動,饒是呼言道人見多識廣,此刻心神也頓時受到了劇烈沖擊。

“這,這……”他的嘴巴微張,半天也合攏不上。

韓立沒有理會他的失態,只是催動起真實之眼,朝著四周查看起來。

很快,他就發現右前方的白霧深處,有陣陣空間漣漪蕩漾不定。

“找到了。”

韓立輕喝一聲,手上法訣一收,真言寶輪也隨之金光收斂,回到了他的體內。

“雖然早就知道你修煉了真言化輪經,卻沒想到你已經將時間法則,修煉到了如此程度?”呼言道人神色猶未恢復如常,嘖嘖贊嘆道。

“過往有些機緣,所以在此功法修煉上,的確是快了些。”韓立笑了笑,說道。

“厲小子,你老實告訴我,先前你是一直隱藏了真實修為,還是兼顧修煉了輪回法則,否則為何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直接進階到金仙中期?”呼言道人神色凝重,開口問道。

韓立聞言,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道:

“我先前與你所說并無虛言,我不久前的確是進入了一個奇異的秘境,在里面修煉了數萬年,才達到金仙中期。結果出來之后,我才發現里面的時間與外界并不對等,外界根本連瞬息都不曾流逝。”

呼言道人聽完之后,半晌無言,末了才露出些許勉強笑意,嘆道:“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你這小子,福緣也未必太好了吧?”

韓立翻了個白眼,沒有解釋什么。

他哪里算得上什么福緣深厚……哪一次獲得機遇前,不是被人追得滿世界亂跑,歷經了九死一生?

呼言道人忽然向他走進一步,沖他伸出一只手,掌心攤開處,露出兩枚上面鑲嵌著金色紋路的雪白玉簡。

韓立一見此物,眉頭先是一挑,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呼言道友,你這是做什么?”他不解道。

“這是《真言化輪經》第五和第六重功法,老夫現在就可以給你,只是有一事相求。”呼言道人神色鄭重,開口說道。

“你且先說說。”韓立蹙眉問道。

“等進到太乙殿后,盡全力幫我取得一枚太乙丹,只要一枚即可。”呼言道人緩緩的說道。

“在不危及自身的前提下,我可以全力幫你。”韓立沒有直接應下,而是這般說道。

呼言道人聞言一笑,道:“就知道你會這這么說……功法,拿去吧!”

韓立從其掌心處拿過兩枚玉簡,略一查看后,收入了儲物鐲中。

“為何不等離開仙府之時再給我?或者先只給我一重?以此為注的話,我一樣會答應幫你的。”遲疑片刻后,韓立問道。

“老夫說是看到你修為暴漲,奇貨可居,想要交好于你,你信嗎?”呼言道人眉頭一挑,問道。

“我信。”韓立一本正經地點了點頭,說道。

呼言道人聞言先是一窒,繼而忍不住笑罵道:“你這小子……”

韓立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當先朝著右前方疾飛了過去。

呼言道人笑著搖了搖頭,跟了上去。

然而,才飛了片刻,他就發現一直疾馳在前的韓立,身影突然一閃,消失在了虛空中。

驚愕之下,呼言道人連忙一個急沖,身形也瞬間消失在了白霧中。

瞬息之后,韓立和他的身影就一先一后,憑空出現在了另一方界域內。

“這是……”

看著眼前出現的令人驚異的景象,韓立不禁喃喃贊嘆道。

只見他們兩人身下數百丈外的虛空中,懸浮著一塊方圓足有數百里之廣的小型陸地,上面綠樹成蔭高低錯落,各式各樣精致的亭臺樓閣掩映其間。

數條碧綠如玉帶的河流穿行其中,潺潺流淌,在陸地邊緣傾瀉而下,變作一道道連綿不斷的銀色瀑布,看起來秀美至極。

在那陸地邊緣的一片較為開闊的土地上,修建有一座綠草如茵的靈獸欄,里面分割出數百個小型區域,里面散【愛尚小說 更新快】養著數百種形態各異的古怪異獸。

與之相對的另一邊,從平坦的邊緣地帶,延伸到陸地中央的山巒上,整個是一座占地面積極廣的靈藥圃,里面生長著各式各樣的靈藥仙草,當中隱隱有藥氣成煙,升騰入空。

“胭脂馬和青竹獅在北寒仙域的血脈傳承,數萬年前就已經斷絕了,想不到這里竟然還有,并且還如此精純……”呼言道人指著靈獸欄中,數頭通體火紅的高頭大馬,和數頭通體碧如翡翠的青色蠻獅,嘖嘖贊嘆道。

“那邊的靈藥園中,定然有不少年份在數十萬年以上的高階仙草,否則不至于有紫煙升騰。”韓立也忍不住說道。

與此同時,靈獸欄和靈藥園中,還到處分布著一個個身著黑色長袍的仆從。

他們手中拿著各式工具,在田間地頭忙活著,有的在喂食靈獸,有的在灌溉藥田,有的在割取奇珍異獸身上的尖角和毛發,有的則在靈藥圃中摘取靈藥仙草的果實和葉片,分工明確,有條不紊。

而在兩片區域中央,有一條白石山道,上面同樣有一些黑色仆從,將那些那些人收集來的靈獸材料和靈藥仙草,集中送往山道頂端。

推薦閱讀:重生軍工子弟我真不是神探跑出我人生文娛萬歲基因致勝大道朝天滇嬌傳之天悅東方蒼穹之上醫流高手極品女總裁
彩票开奖天津时时彩